琼引JONEINN

喜欢按快门/岚/大野智/二次元/小黄文/喜欢瞎画瞎写/全职/yys

啊啊啊啊啊好想拍场照啊啊啊啊好想去漫展啊啊啊啊😭我好久没有摸相机了

复健一波,八岁老许……噗,小黑土
看了回忆杀之后被剧透了一脸,真的特别心疼黑土,求别虐π_π

成了一个混吃等死的废人

期望岁月静好的甜蜜,却抑制不住内心的黑暗而背道而驰

【酒茨】若即若离 拾叁

其实酒吞啥都知道,就是不说,这个老傲娇23333
以及这个晴明的式神是雪女大天狗……所以……是黑晴明!

拾叁
“挚友,让我去换吧。”茨木开口说了第一句话。
酒吞咬咬牙,道:“今天灭你满门,两人我都带走!”
说着就要举起酒葫芦,但见晴明低头打开折扇笑道:“奉劝一句,莫做顽抗,你敌不过我。”
说完被身后跳出来的般若抱住了腰,那孩子眼睛滴溜溜地转着,笑着露出了虎牙。酒吞心下知道那是头凶兽,只是不知安倍晴明怎么收复了他;又见雨女在远处端坐,贤淑的女人眼眸顾盼生姿,幽幽地看了酒吞一眼;大天狗低声劝道:“你还是莫做无谓的抵抗好,晴明大人要打开阴界之门,与你复兴鬼族目的无二……”
酒吞浑身颤抖,攒紧了红叶的衣裙,回头见晴明皮笑肉不笑,心里觉得恶心,转头去问茨木,茨木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不等他开口,转头走入那座庭院。
“站住!”酒吞叫道。茨木头也不回,亦不停留,只听得他声音愈来愈远:“挚友珍重,茨木此行,有负于挚友。”
最后那声音竟像在千里之外了。
鬼王从未受过如此折辱,比被那荒川夺了大江山还难以忍受,抱着红叶就要硬闯,正越过大天狗,八百比丘尼自房内推门而出,持杖对他施了一个咒,幻光化为锁链,酒吞虽行动自如,力气却大不如前,此时必败无疑。
一时间心中不甘与愤怒涌上心头,酒吞咬咬牙,只恨自己无能为力,再怎么恼怒,还是无可奈何。
愤愤一跺脚,转身离去。
走时一步重于一步,却始终抵不上内心沉痛,握着手中红叶的衣裙,汗水浥湿裙角,红叶依在酒吞怀里不省人事,冷汗打湿衣物,又被酒吞手心汗水沾湿。酒吞见她睡颜,转头看了一眼晴明住处,晴明悠悠地摇着折扇,面庞是惨白色,与坐在樱花树上的雪女白发相映,一脸得意地看着酒吞。
酒吞嘴角上扬,抱紧了红叶快步转身离去。
“晴明大人,他该不会发现了吧?”大天狗转身去问,晴明摇摇头,笑道:“发现了又如何?难道他还能硬闯回来不成?”
大天狗点头,不再说话,庭院中樱花树上烂漫的樱花肆意绽放,树下人端坐着细品一杯清茶,黑色的长发间粘上了几瓣樱花,透着迷人的幽香。
雪女悬在树枝间,自那花叶的缝隙中看见酒吞抱着红叶一步三回头,哀叹一声,道:“都说大江山鬼王鬼将情比金坚,如影随形,现在又是怎么回事?”
“不见得情比金坚就要一辈子不离不弃。”大天狗答。
“你可真是了无情趣。”雪女揶揄道。
“这些不过是人间情感,你我身为妖鬼,原本缺了四魂五魄,更别谈七情六欲,怎么懂人间生离死别的戚戚。”
“生离死别?这话未免过分。”
“过分?妖生不是漫漫无绝期,也终有尽时。”
“那到那时又会怎样?”
“不知道。”大天狗如是说。
“怕是大天狗听多了民坊怪谈,说什么人鬼情未了,又说人妖殊途,最终总要死一个,留另一个看沧海桑田,或是湮灭在历史洪流。”晴明道:“大江山鬼王鬼将的情感怎能让你们用这简单的情爱来比拟,所谓交心过命,那又岂是儿女情长能与之相较的?”
“那茨木童子究竟想要什么?”大天狗忽然开口:“是鬼王的臣服,是大江山的所有权,还是天下?”
茨木对酒吞的死心塌地让他暗暗心惊,妖界混沌杂乱,绝无纯粹的情感,只有至高无上的力量和千百年的修为。
晴明笑了一声,道:“谁知道呢?也许他城府深得要夺取天下,也许他只是单纯是酒吞的一条狗,一只手罢了。”
“大人,你对狗有什么意见吗?”
晴明笑着去揉大天狗的头发:“是最忠诚的伙伴。”
大天狗低头避开,红了耳尖。
雪女不在参与二人的对话,看着酒吞渐行渐远,一头嚣张的红发犹如烈火,正如他本人一般狂傲不羁地指着天,在他怀里的红叶终于有了动作,眼皮颤抖了几下,百般纠结地睁开眼。
酒吞可以预料到她接下来所有的动作,推开他尖叫着跑到晴明的寮里,晴明将她推开,推到自己身边,她怒骂着酒吞的无耻无赖,一边恳求晴明收留。
现实出乎他的意料。
红叶睁眼见了是他,倒吸一口凉气,一把推开他挣脱了去,眼里闪着晶莹的光,看着酒吞欲言又止,一双手舒开了又握拳,最后转身跑到平安京另一头。
酒吞没有去追回她,只是一个人晃荡在平安京,七月末的炎热与酷暑使街道上行人稀疏,酒吞随意渡步,进了一间酒馆,老板客气地奉上好酒,酒吞喝了一口便吐出来,这人间酒苦涩得难以下咽,邻桌却在称赞这酒浓烈醇香,酒吞听了觉得烦躁,一摔酒碗起身便走,老板似乎见惯了这些浪子侠客,收起了他的酒转身倒给下一桌。
刚要出门听了隔壁桌的道:“人间有芳菲美景,烈酒美人,若是每日如此,却也比做鬼好上万倍,却不知哪些人偏偏投做鬼,哪些鬼想化人,最后人不人鬼不鬼,不伦不类 。”
这人高声说话,引得众人侧目,酒吞前脚刚跨出门槛,那人大声道:“所谓风水轮流转,鬼也未必如人,如今黄钟毁弃,瓦釜雷鸣,有时就连亲手打下的江山也坐不稳。”
有人笑道:“亲手打的江山怎会毁在自己手上,就算年老不济,也有一批忠义在身边。”
酒吞心下知道这人明嘲暗讽,回头一看,那人笑吟吟地看着自己,不是今日鸭川河上那人是谁?
“壮士何不来饮一杯,我酒堪比神酒。”
酒吞不语,走到他对面坐下,那人倒一杯酒递来,酒吞不接也不推,让他手悬在半空,好不尴尬一阵,那人笑笑,将酒杯放在酒吞面前,道:“怎么?鬼王也会这般落魄?”
“连神酒都没沾过,还妄自尊大,你也就这点能耐了,荒川。”

#YACA53rd夏季动漫嘉年华# #yaca返图#  #东方project# 

博丽灵梦:@十加一w 十一大佬贼好看

phx:我